Site logo

BRIC Art

Looking at the global from local...

布睿克艺术空间:定义


2014
9月,一个新的艺术空间正在北京启封:布睿克艺术空间(BRIC Art Space)。藏身于北京798中心区域的一条小巷,布睿克艺术空间旨在使艺术、和与艺术亲近的人们在此相遇。“当代在此时此刻意味着什么?在下一刻又将重新意味着什么?”对于布睿克艺术空间而言,这将是一个被永续思考而遥无尽头的议题。无论是对艺术各种形式的容纳,或者诉诸不同感官的跨界合作,这种通过艺术得以展现的思考,将不断为布睿克的未来指引方向。然而为什么叫做“布睿克艺术空间”?它意味着什么?

-
布睿克:来源于“金砖国家”的缩写,这个概念最先由高盛的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提出。因此,金砖国家在这里分别代表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
-
艺术:不同于人们从十七世纪起所认同的“纯粹艺术”,我们所说的艺术除了绘画,雕塑等人们普遍认同的艺术形式,还包括诗歌,舞蹈,音乐,戏剧,表演艺术,设计,建筑,直至时尚和美食。
-
空间:来源于希腊语“Agorà”,一个开放的交汇处,艺术、文化和其他可能的议题在此汇聚成新的气象。


使命


因此,布睿克艺术空间将主要致力于来自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艺术,因为我们深信,来自这些国家的艺术与至今仍占主导地位的西方艺术互为补充,而前者尚未得到充分的重视。其实“金砖国家及更多...”的说法也许更为准确,因为布睿克艺术空间也将会把注意力延伸到布睿克以外的其他文化地区,同时守持一个思想的基点——以世界的视野去看待此地,反之也以此时此地的创见启迪世界。

基点


那么布睿克艺术空间思考的基点是什么?与学院式对艺术的分类方法有别,诸如具象和抽象形式的分歧并不在布睿克空间的考虑之内。然而,我们深信,艺术所试图言说的主题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甚至断言,唯一生生不息的艺术诉诸于人所不能望穿的情感本质:入迷,狂喜,悲剧,厄运。与此同时,政治,社会,性别艺术不是我们的核心关注,除非艺术借由这些主题通向更为永恒的和普遍的表达。当然,除了图影和声音,我们感兴趣的还有见解,理念和思想。然而在我们看来,艺术不只是“概念”,绝不只是诉诸于理性大脑的概念。我们认为,艺术和艺术作品不能与政治或社会议论等同。艺术注目于某种人类普遍本质的表达,同时并不遗弃属于我们每个人某时某地具体而珍贵的所在;艺术更像是一种经历、一种精神旅程,或者,如巴内特·纽曼所说,“艺术是一种指向高处的伸展和修为”。

理念


那么艺术将以何种身影在布睿克空间出现?因为我们正如自身的感知:我们所见,所听,所嗅、所触和我们品尝的意味构成了我们本身。因而诉诸我们不同知觉的艺术将在这里驻足,不同形式的艺术表达将在此相互倾听,布睿克艺术空间将迎接它们的到来。而这些艺术的穿行也将塑造一个宽容而不停思索的布睿克艺术空间。与此同时,我们有着这样的期待:当观众离开的时候,他们将带走一些灵感。它们使他们与当代文化的脉动秘密相连。因此,“当代,作为进行时,在此刻意味着什么?”这将是布睿克艺术空间未来一系列活动所面临的主要议题。在今天的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等等,一个人的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这将是我们艺术空间的焦点。我们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随时代和地域的不同也会相应改变。艺术是什么,从我们的角度看艺术是什么?“当代艺术”可能是什么?而我们对此又作何见解?

1.
艺术有着对形而上的恒久关注;艺术捕捉着一个人的本质;艺术所探讨的主题透过表面而进入内部,涉及时空,涉及变迁与转化,以及被变迁遮掩的恒常,被表象遮掩的不可视与“不可知”。

2.
艺术背向言说,以进入感知深处,进入不可言传。当艺术诉诸于形而上,也就自然而然不可能被逻辑所解释。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L. Wittgenstein)会说,艺术正是为了纯粹地显现,所以拒绝了语言。艺术本身仅仅是一种企图,一种显现未知的企图,对于那些既无法用概念来思考,亦无法以语言来表达的事物,艺术试图显现。

3.
艺术站在过去的肩上向未来遥望。而艺术是怎样回溯过去的?这个问题没有唯一的答案。我们只能说,它与重复前人的经验不能等同:对艺术而言,真正的表达往往不可重复,今天的艺术自会发现属于它的表达。我们以为,所谓艺术,正是以独到的表达,以自己的文化所属、文化记忆为源,去探索无穷的人类存在和人性的秘密所在。

如果我们认同此前对艺术的基本认识,那么对于如今金砖国家文化表现出的“无所归属”,当代艺术自然也就难表认同。与此同时,这种“无所归属”并不只是个别现象,因而重新认识这些国家的文化所属也是当今艺术的职责所在。事实上,除了艺术,也存在对这种“无所归属”文化上的疏远。正如澳大利亚艺术史家、评论家特里·史密斯(Terry Smith)在他享有盛誉的著作《当代艺术——世界潮流》(Contemporary Art - World Currents)中所强调的那样,这是一个后殖民时代的议题。这些地域的文化都存在一种“无所归属感”,这意味着它们已经失去了自己原有的文化认同。他们或许正在失去一个重要的角度、一种切近自身的思考:他们变得似乎只能从全球的视点去看本土,然而这是一种置身事外地“看”。相反,他们应该可以从世界的角度看世界,而不是与世界趋同:通过保持真实而切近的自己,通过站在过去的肩膀上遥望未来。因为信息的发达,接近“世界”在变得越来越容易,而接近自己越来越难。

从此地到彼地,从本土到全球,为传统、现在与未来构建对话的桥梁,这正是布睿克艺术空间的运行理念和未来致力的方向。它们将催动布睿克艺术空间的生发和成长,为今天的艺术景观增添一处新的胜景,为今天以至将来的艺术增添一处新的栖居地。

简介